君临天下城

全职专用小号/周泽楷中心cp杂食/日常指绘

“小周来,mua~”
“前辈……(⁄ ⁄•⁄ω⁄•⁄ ⁄)”

被屏蔽了的车……
本来没露点……打完马赛克更污(⁄ ⁄•⁄ω⁄•⁄ ⁄)

【周叶】立秋

①主周叶微喻黄

②短篇一发完

③ooc渗入

夏日一股一股的热气从街头一路蒸到了街尾,厚厚的云层压住了昏红萎靡的余光,如滔天浪一般的盖过来。云霞的扩散处有动态之势,而在周泽楷看来,视线尽头的那黑压压的云幕压根没有带来快要下雨了的凉意,只是乌泱泱地挤占着这片城市的领空。

周泽楷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压低了帽沿思考对策。

显然,他错估了h市的气温,这里确实不是s市那样宛如实质磨刀挑逗着每个人神经的燥热,但也不是什么避暑胜地。
他的脑子在叶修的语音中灼烧起来,一路发热发昏发涨把他带到了这里,等他被机场的冷气吹的稍微冷静点时,一下车又被意料之外的热度闷得丢了神。

突然来h市是为什么。
他修长的手指搭在黑色的休闲裤上,指尖无意识地在上面划来划去。

来以朋友的身份假意路过的拜访前辈,或是以多数人不喜欢的方式揪着一串玩笑话想问个明白?

前者在他听见叶修几句轻飘飘的语音后被永远截在了脑海里。

他想要弄明白。
他想要破开窗户。
他想打开盒子确认猫咪的死活。
他想要一个肯定否定分明的答复。

他血气方刚。
他年少轻狂。
他引以为傲的冷静与分析被血液冲上来,全部在一张当日飞往h市的机票上碎掉了。
他为如将士出征一般的境地所动容,心底猛地涌起对目的地的征讨之欲与对结果立现的悲怆。

而他现在被喇叭声,车轮转动声,刹车声与此起彼伏的蝉鸣声杂糅在一起填满了耳朵,然后各种声音填满了他的大脑。

该怎么和前辈解释自己的突然出现。
来寻求一个答案吗?

也许叶修只是为了调侃黄少天,也许他只是体贴他的沉默在他们中并不突兀。
毕竟叶修经常开玩笑。
有时候和黄少天,有时候和喻文州,有时候和王杰希,甚至有时候还能和江波涛侃两句。

叶修很少和他开玩笑。

过去,他有时候也会有些羡慕黄少天等人,虽然他对垃圾话的回击风格自成一家,可他也会因叶修以自己的方式对不善言谈的后辈的体贴而延长沉默。

但是他对叶修如其他亲昵朋友相处方式的向往,不会出现在他向前辈吞吐又执拗的表达了自己的感情之后。

他不希望那是叶修对一个好友的调侃。

他的腼腆,他的内向,他的不善言辞,全部成了一道道枷,困成他心底的兽。
那兽抓挠着,在他的心中凿开一个又一个洞穴。
他被空荡荡的心脏与撕心裂肺的疼痛折磨地夜不能寐。

而脑中的叶修如倒带一般,如出一辙的愣神,他的眸子盯着这个后辈,而后辈的嘴张张合合,如此,画面定格,声音未如期出现,所有场景如黑白默片,颇具情调,令人心魂荡漾,并严格地履行其讽刺的职能。

后面的场景便是,叶修在游戏里调侃着黄少天,被怼了一句“我们队长才不是手残,你这叶不羞心怎么这么脏,呵,你才护夫你全家都护夫,你是不是想笑死我继承我的夜雨声烦然后和我队长组蓝雨双核”后,叼着烟回敬:“得了吧,就你稀罕那手残,谁要和他组蓝雨双核,哥有我们家小周了。”

他操纵着一枪穿云,与索克萨尔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当叶修像吐出烟卷似的吐出这么一句时,他准确地捕捉到索克萨尔微微向他侧了侧身,他看着索克萨尔,仿佛能透过索克萨尔看到喻文州狐狸般的微笑和因眯起来而掩盖住的若有所思的眼神。

他的乌托邦一瞬天翻地覆,惊涛骇浪,他忽然在本能间生出寻找他的诺亚方舟的冲动。
他从位置上弹起,拿了手机,身份证,钱包就往机场赶,只来得及在冲出训练室时于江波涛疑惑的目光下巴巴地解释几个字。:“……晚上有事。”

于是枷锁就此崩开。

于是那兽嘶吼出声,与蝉鸣相和,躁动到直击他的太阳穴,而后撕开,深深插入利爪。

他攥紧了他的衣角。

快下雨了。
他能听到蝉鸣声中已经夹杂了叶子吹动的声音。
他想侧耳听听云层上是否有雷声的响动,却意外地听见了长椅后不远处的网吧大门开启又合上。

且不说这气温会有多少人出门上网,就这不是大雨就是暴雨的架势,也注定网吧没什么客人,那这出门之人,很可能是自己要找之人。

他的心一下下在喉头有力地跳动,而他克制着自己回头的大动作。他地下头,装作不经意地从左边往左后方瞥。
不是。
他收回目光,难掩失落。

突然右肩被拍了一下。
“小周?”

皱成一团的的衣角霎时被松开。

他站起来,有些局促,也还是没停留地微微低头唤了一声:“前辈。”

“哟,还真是小周啊,”叶修本来是出来抽根烟,看见他有些惊讶却没有多意外,只是想了想又把烟收了回去,“哥看这长椅上的帅哥还挺像小周的,还本来准备过来搭讪两句的。”

说罢似习惯了他的沉默,也没给他留对答的思考时间,顺手抄起他的胳膊就往网吧里拖,嘴里还叨叨着:“你说这下雨天你待在外面做什么,也不知道联盟第一脸要是添上了感冒的红润会有数千妹子心疼地要死……”

等他被安置在叶修座位的旁边,而叶修已经打开了游戏界面时,他才意识到今天来的真正目的。

“前辈。”下定决心开口。
战鼓已经擂响,战争一触即发。

“怎么了小周?”叶修手上忙个不停。

“前辈。”伸手按住前辈的手,周泽楷的表情极为认真。
前锋出动。

“好吧好吧。”叶修妥协,推开电脑,把椅子转向他:“到底怎么了?”

“今天上午,”周泽楷想将复杂的情感用几个字概括出来,顿了顿宣告失败,便只能开门见山地询问:“前辈意思…是…真的?”
前锋直取敌方中坚力量,只是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不是他所擅长的。

“真的啊。”叶修盯着耳根发红的后辈,从善如流。
我方溃不成军。

真的。
真的调侃,还是真的认同。
周泽楷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便又问到:“我…理解的那样?前辈……同意了?”

“是的啊。”
叶修看着他小动物似的眼神,饶有兴趣地笑。
是回答他第一句,也是回答他第二句。

周泽楷抿起嘴,努力压下唇边无法控制的弧度。

随后,叶修感到额头贴上一片温热,他可爱的后辈用几乎称得上虔诚的方式亲吻着他。
他能感受到额头上被温热的软肉轻轻地磨了几下,然后耳边便出现了带着笑意的声音。
“叶修……前辈……”
他把脑袋靠上小男友坚实的肩膀,抬手揉了揉他手感颇佳的脑袋,默许了他不知是否有意的撒娇行为:“嗯。”

叶修侧着脸瞄了瞄窗外。

啊,下雨了。